杭州鸿赢科技集团有限公司

那些年我们一起过的中秋节

时光就这样在周而复始的月圆月缺中悄悄带走了那些鲜活的年代,仿佛就在昨日。童年、少年、青春、中年,每个年代都拥有着一份特殊的中秋记忆,每个人的心里都住着一块不同的月饼…


50年代

那是一个百废待兴的时代,那时的月饼还是奶奶亲手做的,小伙伴们围坐在一起,喝着爷爷泡的茶,每人分一小块月饼,虽然就是那么一小口,也是一年中最香甜的存在。还记得,那个年代中秋的月亮总是极清亮的!



60年代

那是个大干快上的时代,几乎每个中秋,童年的父亲总是斜挎着大大的与个头不相称的水壶,去工厂寻找为了早日实现赶英超美而依然奋战在工作一线的爷爷。那个年代不谈个人、没有团圆、更没有中秋,同志们心中唯有一个信念:为共产主义事业贡献力量。



70年代

那是一个特殊的时代,“到农村去,广阔天地大有作为!”、“为人民服务”的口号成为彼时的流行语,无论是城市农村还是大街小巷,标语、广播都充斥着这些。而中秋,在那个特定的年代早已成为了奢侈品,即便只是吃上一口现在看来俗到掉渣的“五仁月饼”,简直是太高大上的事情了,只有大院子弟才可能有的待遇…





80-90年代

那是万象更新的20年,从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,到全民奔小康,从下岗潮到下海潮,从炒股热到买房热,失落与机会并存。而中秋节也随着这样的社会变化逐渐转换着自身的功能,80后的童年是幸福的,每逢中秋佳节,一家人团坐在一起,父母总是从各种月饼中拿出那个叫做双黄莲蓉的给我们吃。而随着物质的丰富,90年代后期的中秋也渐渐变了味道,我们不在等着盼着吃那块双黄莲蓉了,月饼似乎成了中秋礼尚往来的固定姿势,送领导、送同事、送朋友、送亲戚,各种华而不实的月饼礼盒开始出现,一盒月饼往往送了一圈后又回到了自己手上…



00年代

那是物质极大丰富的年代,每到中秋,家家户户都有吃不完的月饼,小朋友们也从刚开始抢着吃,逐渐变成被强迫着吃,那个年代可送的礼多了,可情感却显得那么苍白,真真是情意有价了…


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远离家乡,阖家团圆的中秋之夜成为了一种奢侈···

与父亲同席而坐,阔论天下的中秋之夜已多年未见…

母亲亲手做的家常菜已多年未曾吃过…

通讯手段越是发达,我们离父母却越是遥远…

从吃不上月饼,到并不想吃,年代的更迭见证了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,但同时也见证了正在被遗忘的中秋团圆。

(接下来让我们一起回溯到从前。)


·

·

·

中秋佳节,本是一家团聚的日子,或许我们离家太远,或许工作太忙;我们不能回家,不能陪在家人身边,但我们可以把思念寄回家。思念可以是一通电话、一张回家的票,思念可以是送给妈妈的一件衣服、送给爸爸的一壶酒,思念可以是一盒月饼······思念还可以一台净水器!

送净水器就是送健康,将健康带回去装在温馨的家,为家多填一份浓浓的亲情。